6/21/2008

→ 台灣設計師週│我撞上了一面「牆」!

.
我在這次今年設計週其中的「」展中,寫了篇文章與大家分享。
請點我這面牆!小時候的「多啦A夢(對,我那時候叫做機器貓小叮噹)裡,有一把神奇美工刀,可以在牆上畫出一個方框,撕下牆紙,旋出現一個見方空間,得以大量藏匿大雄的零分考卷,貼回牆紙又回復原貌,忘了做上記號的話還可能會找不到。這樣的想像令我十分羨慕,倒不是因為藏匿零分考卷的關係,而是想要畫出一方足能容身的秘密基地,在靈感困頓或是朋友鬩牆時,可以找到一塊私密而無限寬廣的沉靜空間。##CONTINUE##
這幾年,我們經常受囿於汲汲找出台灣的文化脈絡來為台灣設計定位,然而一不小心卻很容易陷入政治氛圍的意識形態困境,讓創作者仿如置身迷宮般地被一面面高牆迷失了方向,甚至限制了唯一的創作出口。

其實,在這塊土地上,我們還有著共同的生活記憶。

童年的「戳戳樂」遊戲、床頭父親的那盞「昏黃的小夜燈」、媽媽每天用廢紙折成的「紙盒」,還有一句句與牆有關的「四字成語」,都豐富了我們的生活記憶與彌足珍貴的創作經驗。在這個以「牆」為名的戲牆運動中,我在21位創作朋友的50件跨越藩籬、沒有界線的作品裡,看見了每個人心中的一面牆。這面牆它可能發生在浴室裡,發生在球場上、發生在餐桌間、甚至發生星光大道的更衣間裡,試圖在共同的成長生活記憶中,一件件隔牆試探敲打著我們心中的共鳴。

相對要從藝術展覽汲取靈感、洞悉藝術家思維或是絞盡腦汁解讀的抽象藝術,我承認我喜歡設計展多一點,尤其近年在國內、外更興起「一個主題,各自表述」的設計展覽,一方在這些不羇的設計作品中可以窺看設計師各自的生活經驗,分享設計師的觀察思維;另一方面,我們可以在可能的未來,期待這些令人心動的優質設計出現在自己的生活中。

過去牆總是讓我們擁有無限想像,無論是《向左走向右走》只隔了一道牆的他與她,或是《極速追殺令 WASABI》裡藏著廣末涼子身世之謎的那道牆,無形的牆、有形的牆,都是極佳的故事題材。透過展覽的這面「牆」,每個顯露獨立性格的作品中,創作者從生活面向和我們交心。

如果當你遇上了一面牆該選擇撐竿跳過還是迂迴繞過呢?這個展覽,我選擇迎面撞上。

撞上
2008.6.28-7.4 台北信義區四四南村

4 意見:

LH 提到...

T: do you have any info about Tokyo Designers Week 2008 yet? ... what are the exact days this years? location where?

(yes yes I need to start my work planning so that I can have a break to be there in Tokyo for the event ... maybe i will bump into you there this year : ) hehe )

tomic 提到...

HELLo,
LH
TDS is on 10.30-11.4
you can check this site
http://www.da-npo.org/tdw08/index.html
enjoy your tokyo tour~

LH 提到...

T: 謝謝資料, 也謝謝分享。

tomic 提到...

NO Q
有空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