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3/2007

→記│黑川紀章 1934-2007

才從六本木國立新美術館回來打開電視,赫然發現黑川紀章 kurokawa Kisho 因為心臟疾病,在12日走完了人生最後的第73個年頭。

常有人在介紹黑川紀章先生時,會用代謝派(metabolism)來形容他的建築理論,也就是強調建築是具有與時俱進的代謝生命。而在今年開頭以來,黑川先生在媒體間曝光一直都極為強烈,不只是因為他的「國立新美術館」盛大落成,這個日本最大的展覽場域,這個與環境共生,與民眾交流的公共空間,也發揮了非常大且多的教育休閒功能,記得從2006年秋迄今,就曾經多次走訪或者看展也計有五、六次了,每次都會看到許多在東京的民眾或是遊客,並全非看展而來,也有在透過蜿蜒玻璃的折射下,坐在張張經典名椅上或閱讀或是凝望戶外的景致,看櫻花灑落也看細雨紛飛,讓藝術與生活接近也共存

1972年,黑川在銀座的代表性建築「中銀膠囊大樓」(Nakagin Capslute Tower),彷如一樹幹上長滿結實纍纍的膠囊艙房,強調是可以拆解的艙體。今年,為了寸土寸金的銀座地區更有效的利用土地之故,而真將走上被拆毀卻不再重組的命運,此類負面新聞已惹得沸沸揚揚,七旬老人家心情想必已經大不爽了,接連著4月其以黨主席的身分代表共生新黨參加東京知事選舉,並以極為鬱卒的低得票率2.9%(15萬多票)落敗給石原慎太郎,事隔兩天,決定再參選議員選舉,堅定認為不只要以建築,更應該以政治政策給予人民更好的生活,卻再嚐敗績。

黑川紀章
名古屋愛知縣出身,京都大學畢業,東京大學大學院修習博士學位,是2005年辭世的日本建築大師丹下健三(Tange Kenzo)門生、夥伴的黑川紀章先生,其實還有一位剛來過台灣的設計師弟弟黑川雅之。儘管知名度隨著政治選舉而聲名大噪,而其實,以黑川紀章為名、在東京的建築作品並不如想像中來得多,反倒是在日本與世界多處更能看見黑川的作品。在東京,除大家比較熟知的膠囊外,在距離與時間上,「最近」可以看到他作品的地方是六本木之的國立新美術館外,而在表參道上,還有著和新美術館(2007)、與愛媛縣科學博物館(1994)一樣,有著玻璃三角錐的建築語彙的日本看護協會大樓(2004),也經常在人們血拼之際回眸發現。

黑川在1990年以廣島市立現代美術館拿下日本建築協會賞,這位積極、不服輸的白羊座建築師,在選舉前後仍不斷的活耀著實踐與宣揚自己的理想,包括接受難以數計的海內外媒體的採訪,偶然的機會,我也在陰錯陽差在今年九月錯過了原訂與大師面對面的機會,轉眼間竟就此與黑川先生擦身永別。轉眼間彷彿已經到了一個會開始弔念大師辭世的年歲,如此,儘管大師的新作不在,透過建築、透過生活的空間,我們仍舊可以在粼粼的日光下,看楓葉飄落,採集紛散光影,與大師的精神共存息,居大師風範裡感動幸福。

黑川紀章官方網站
廣島市立現代美術館
大阪 國立民族學博物館
國立新美術館相關文章
國立新美術館相簿
相關生平資料

6 意見:

Adonis 提到...

吳先生,您好,向您引用這篇文章在我的部落格。 Adonis

tomic 提到...

好,沒有問題。

tomic 提到...

之前看陳文茜小姐對於有新聞台把兩大模特兒經紀公司的對決當作頭條感到憤慨;而今日黑川先生的消息是日本新聞的頭條,可以看到兩地文化的差異,也希望有一天台灣有這樣大師級的人物也能讓媒體這樣尊敬。

Adonis 提到...

謝謝您,是啊,台日兩地媒體在重點新聞上的著眼,實在是差遠了,很讚同您的看法。

きみ 提到...

久仰大名及著作,是從你的著作知道你的風格。(手邊有一本,今年回台時發現購買的)

陰錯陽差沒能與大師見面令人遺憾,但結果就因緣際會的讓我代替你去了吧...(看你敘述的時間,我猜想你提到的雜誌訪談,應該是同一件事才對吧?)

大師驟逝的確很遺憾,遺憾到(とても残念でたまらい!)在整晚不斷出現的噩耗報導始終無法回神過來。兩個多禮拜前才見過面的人...怎麼突然就消失了。

更遺憾的是,竟不小心把他的肉聲訪談錄音給刪除,實在悔恨!

的確,他言談中透露著遺憾,他理想中的東京藍圖無緣實現(這裡又涉及政治問題,他馬上滔滔不決),就算如此他還是很肯定的說:「我是愛日本的!」。因此,離開他事務所前,黑川先生微笑問:「有沒有去看過[國立新美術館]? 」「當然,拜見過。」
可見得他對近期留在東京的這個作品的滿意。

雖然當時他的身體狀況的確看似不佳,有點憔悴,但是自信與篤定可是不讓人的態度讓人肅然。

接下他的名片,卻有種承受不起的感覺,他一生的成就與堅持都在裡面,對我來說實在是沉重。

受教了,大師!請安息。

tomic 提到...

きみちゃん、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