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2016

吳東龍×邱于珊|兩個完美主義者的生活相對論(上)

吳東龍和邱于珊這對相識20年的好友,都是無可救藥的完美主義者,對於生活不免有易於常人的細節要求。但,人生不可能事事如意,面對生活的轉變與困境時,旅行與閱讀成了最好的救贖,更漸漸發現人生就是在「失去控制」與「找到平衡」之間,得以看到完美秩序下所不能見的人生風景。這期聊聊天就來聽聽兩人的精彩分享。

小日子(簡稱問)過生活的方式其實是依據每個人的設定,而有不同的選擇。兩位對目前的生活有什麼想法?
邱于珊(簡稱邱):今天來採訪之前,其實我正在旅行。應該說,我是為了這個採訪,背著行李坐火車剛回到臺北,根本還沒回家。會去旅行的理由,就是因為我想去尋找生活的意義。大概一週前,我突然覺得自己無法面對人群,於是馬上整理行李,很任性的臨時決定不開店,就跳上火車到了南部。
吳東龍(簡稱吳):什麼?你就這樣丟下店?
邱:是呀!雖然六年前我開了現在的咖啡館「黑兔兔的散步生活屋」。跟客人互動很開心,店的營運也上了軌道。不過最近我發現自己好像停滯不動了,像灘死水。人生很有趣,應該說面對生活的平靜順遂,有兩種人:一種是安於平淡過生活,一種是冒險往前衝。我是屬於後者,如果衝不過去,就會很想撞牆,現在就是撞牆期。而且客人來我的店,很多都是來補充能量的,我的能量可能被吸走,現在就有點負擔不了。當然,這可能來自於當初的設定。我在佈置空間時,就希望那是一個療癒的空間。比如我曾經遇過高中生想自殺,來找我聊天,我會很努力開導他。

問:妳對空間下的暗示也太強烈了吧。
邱:我是啊,因為我就是希望空間給人療癒的感覺。
吳:我們認識這麼久了,老實說,我覺得這是因為你某部分是控制狂吧!
邱:是的,所以我在店裡會想控制每一個細節,希望給客人我所能給予最好的服務和空間,甚至嚴選客人品質。有時候遇到跟我磁場不合的,我會婉轉拒絕客人上樓消費。可能這樣的控制慾在無形中,消耗了很多能量。不過,吳東龍也是控制狂呀!
吳:我是,但我沒有店。
邱:但你對於生活或設計,控制慾就很強。

問:所以兩位都是控制狂?東龍的控制慾是怎麼展現在生活中呢?
吳:我的控制慾不像于珊會彰顯在公開場合,像是她的店。我比較隱晦,侷限在私人生活圈中。比如我對自己的生活是有設定的,於是我不斷在搬家,三年內就搬了三次家。

問:一直搬家不會累嗎?
吳:不會,搬家的累對我來說不算什麼,應該說我更重視本身對生活的設定。我覺得居住品質很重要,要住起來舒服,心裡才會感到舒適。所謂的生活品質,不只是屋子內的陳設,還包括鄰居、周遭環境。

待續......

原文刊載及照片提供:小日子

2 意見:

黑兔兔 提到...

那天無印良品金井政明社長說:好感生活,這樣就好,而不是(這樣很好)我有筆記起來印在腦袋裏...
我醒了....哈

TOMIC WU 提到...

歡迎甦醒!!!